世界的本质是一套算法系统,我们都是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

投稿作者:yong1440682354 围观人数:18 点赞:0

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一文,前几天刷爆了网络。

这可能是今年最火的文章了,朋友圈转发者一串接着一串。这篇文章讲的什么呢?每2.5天就有1个外卖骑手伤亡。这个数据很恐怖。外卖行业为何如此高危?都是“算法系统”逼的。

每一个外卖骑手背后,都有一套算法,也就是所谓的“智能配送系统”。

每当我们在美团、饿了么点餐后,美团、饿了么的智能配送系统,就会根据我们的位置和距离,算出一个最优路线、最短时间,骑手必须在最短时间完成送餐。

如果延时或者引起投诉,就会被平台狠狠罚款。

骑手为了在规定时间完成任务,不得不经常飙车、逆行、闯红灯,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,和交警较劲,和红灯做朋友。

所以,每2.5天就有1个外卖骑手伤亡。

此文引起了网民的强烈共鸣,纷纷谴责外卖平台不把骑手当人。

饿了么和美团迫于舆论压力,给出了以下缓解方案:

●给点餐用户增加一个“我愿意多等5分钟”的按钮。

●平台多给骑手留8分钟弹性时间。

●恶劣天气下,系统会延长配送时间,甚至停止接单。

这样的缓解方案,虽然缓解了汹涌的舆论。

但坦白说,它根本无法解决实质问题,因为这个问题本来就无解。

为什么说这个问题无解呢?

我们先从外卖骑手说起。

第一:骑手都是很缺钱的人。

做外卖骑手既不体面又很高危,为什么这么多人还是愿意干呢?因为要挣钱吃饭、还贷、还债,用一个骑手的话说就是:这一行里面,十个骑手九个负,负债的负。

外卖骑手主要由两部分人构成:

●来自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

●来自失业者和创业失败者

这两部分人都是最需要钱的人,我们之所以选择做外卖骑手,是因为干这一行门槛低,别的行业没有这么好的机会。

也就是说,安全不是他们的核心诉求,挣钱才是。

第二:外卖骑手工资相对较高。

国家统计局发布《中国统计年鉴2019》披露了中国各阶层收入及人数:

月收入1000元以下,有5.6亿人;

月收入1000-2000元,有3.1亿人;

月收入2000-5000元,有3.8亿人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你月收入超过5000元,就超过了全国90%的人。

做外卖骑手既不体面又很高危,为什么这么多人还是愿意干呢?

因为工资相对较高。2020年上半年,尽管受疫情冲击,但近半骑手每月可挣4000-8000元,7.7%的骑手每月工资超过10000元。

也就是说,只要每天能保证6小时工作时间,大部分骑手月薪都能超过5000元。

从外卖骑手的学历来分析,没上过大学的人占比是75.3%,

上过大学的人占比是24.7%。对于75.3%没上过大学的人来说,每月能挣5000元以上工资,真的算是很不错了,干其他行业很难拿到同等待遇。

对于24.7%上过大学的人来说,他们为什么愿意送外卖呢?

这份工资虽然不算高,但已经算是不错了,超过了很多坐在写字楼的白领。

正是因为工资相对较高,所以2020年上半年,仅美团一个平台骑手就增加了100万。

我们可能觉得送外卖很高危,但你不干,有的是人抢着干。

第三:这是薪酬计算方式决定的。

所谓外卖骑手,其实就是特定时间内的计件工。

外卖骑手的工资,其实主要取决于两个时间段:

●中午两小时高峰用餐阶段

●晚上两小时高峰用餐阶段

也就是说,只有在两个特定时间段抢到更多的单,骑手才能获得更多的收入。

这种计件工资的方式,就决定了骑手必须抢时间。

所以增加5分钟8分钟弹性时间,根本无法解决骑手高伤亡这个问题,因为骑手不会利用弹性时间放慢脚步,只会把弹性时间用来抢更多的单,不然收入就会下降啊!

有网友建议:每月设立一个无外卖日,让骑手们好好休息一下。

有网友建议:恶劣天气我们都不点餐,免得骑手们遭遇意外风险。

有网友建议:我们多带饭吧,这样可以让骑手少遭平台剥削。

骑手要是看到这些建议,不气死才怪:送外卖虽然辛苦,但你们不点餐我们就没收入啊!

其实在这个行业里,很多骑手没那么在乎安全,他们只想挣到更多的钱,就像一个骑手所说的:狭路相逢勇者胜。

高峰期只有那么一些单,我不抢,别人就抢走了。

为什么说这个问题无解呢?

我们再说说点餐的顾客。

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刷屏后,很多网民说:我愿意多等十分钟二十分钟。

很多网民说:我从不给外卖小哥差评。

都说愿意等、都说不给差评,为什么骑手还是经常被投诉呢?

一句俗语说得好:不要看怎么说,要看怎么做。

其实大部分点餐顾客,还是非常在意时间的。

比如对于我来说,我就很在乎“准时”每天中午点外卖的时候,只要能买准时宝我一定会买。

因为我每天中午吃饭时间是固定的,午休时间是固定的,如果外卖送迟了,就会影响我午休,我整个下午工作状态都会极差,所以我当然希望外卖很“准时”。

外卖平台兴起于2013年,那时候有几十家,所以竞争非常激烈。

平台怎样才能更加吸引顾客?

主要取决于两个核心因素:

●同样的外卖谁家更便宜

●同样的外卖谁先送到顾客手中

七年前有几十家外卖平台,为什么现在只剩美团、饿了么了?

一是美团、饿了么背靠大财团,比如股东有腾讯、阿里,他们投入了大量补贴,所以他们的外卖更便宜。lz16.cn

二是美团、饿了么采用了先进算法,可以很快将外卖送到顾客手中。

也就是说,正是我们需要“尽快”吃到快卖,才促使了算法系统的诞生。

如果市场上有一个外卖平台,它充分保障外卖骑手的权益,但他们上门的速度会慢很多,每单外卖的配送费也会更贵,你会选择这样的平台吗?

一定不会。

所以,外卖骑手这么高危,其实我们也是“凶手”之一。

为什么说这个问题无解呢?

我们再说说外卖平台。很多人都说平台压榨骑手。压没压榨?当然压榨了。但压榨不是本质,压榨骑手取悦顾客才是本质。

外卖行业其实是个四方行业。

●外卖平台

●餐饮店

●顾客

●骑手

从外卖平台的角度讲,它的衣食父母是顾客。怎么才能吸引和留住顾客?

更低的价格和更短的时间。

所以它一定会压榨餐饮店,以获得最低价格。

一定会压榨骑手,以获得最短时间。

如果外卖平台做不好这两点,体验就会变差、口碑就会下滑,那它就会被淘汰出局。

当年百度外卖讲不讲人性?

春节出钱送骑手回家过年,很人性。

结果呢?

现在百度外卖在哪里?商业上谈人性有时是致命的。

2014年的时候,美团市场占有率只有28%,现在市场占有率是68%。

饿了么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时候是54%,现在市场占有率只有27%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原因有很多,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——谁对骑手更人性化谁就更吃亏。

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一文里,

有这么两段内容:饿了么要稍微人性化一点。

一位贵州的骑手说,在饿了么的系统中,有一个报备功能,骑手到了楼下,要等电梯,就差一两分钟了,你可以点一下报备,记录你到这个楼下的时间,然后送完下楼了再点送达。

张虎忍不住抱怨美团,但他最终还是选择离开饿了么,加入了美团,因为美团能给他难以想象的单量。lz16.cn

为什么说这个问题无解呢?就是你很难把责任归罪于某一方。怪骑手贪得无厌抢单吗?

他们为了养家糊口有错吗?

谁不想多挣点钱呢?怪外卖平台压榨太狠吗?

外卖平台还不是为了取悦顾客。

美团是2019年开始盈利的,前几年亏损了300多亿。

饿了么烧了几百亿,至今还没盈利。

怪点餐顾客要求太高吗?

谁提供的服务更好,我就去谁那里消费,有错吗?

系统,这个东西就是这样,带着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,好像谁都可以怪,又好像谁都不可以怪。

我们每个人,都活在形形色色的“系统”里,外卖系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。

主持人李源感叹说:谁不是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呢?

我为了在7点45分之前打卡,一路危险驾驶,忧心忡忡地穿梭在早高峰里。

狂奔上楼后,发现指纹机的时钟闪烁着7:46,一跳一跳,连个机器都嘲笑你……

一个网友说得更到位:坐在写字楼格子间的我们,其实跟外卖骑手没有区别,只是他们的工具是摩托车,我们的工具是电脑而已,只是他们是干体力工作,我们是干脑力工作而已。

豆瓣上做社会学的queenie,很自然地就代入了自己,这篇讲外卖骑手的爆款文,每个字读着都感觉特别熟悉:被大数据控制的骑手,就像是被教育部评估体系量化的我;

算法推荐错误路线只能逆行的骑手,就像是被科研考评逼着灌水文的我;

商家出餐慢,跟商家吵起来的骑手,就像是强忍着跟期刊编辑扯皮的我;

骑着车被‘微笑行动’要求自拍的骑手,就像是上网课被老师要求提交自拍的我;

在晚高峰闯红灯受伤的骑手,就像是凌晨赶PPT拼命的我;骑手们的评价等级,就像是我们的职称体系和学者帽子。现代社会是一个整体系统,你我都是一个个外卖骑手。

困死外卖骑手的是智能配送体系,困死我们的是电脑、钉钉和微信。

正如一个网民说的那样:我们不过是一群小仓鼠,在哀叹另一群小仓鼠而已。

其实就是这样。

我们发明了工具,然后我们就困在了工具系统里。

比如手机。

自己手机诞生后,机不离身就成了每个人的常态:我们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,就是伸手摸手机。

无论到了什么地方,只要我们一坐下来,第一个动作就是掏手机。

甚至我们出了车祸,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拍。要是某天我们出门忘带手机了,那一天感觉就像掉了魂。前几天看了一则报道:智能手机统治人类的时代已经来临。

数据显示,在非睡眠时间内,人均每四分钟就要查看一次手机……

我们发明了手机,但从此也成了手机的奴隶,困在这个系统里难以超生。

我们创造了文明,然后我们就困在了文明这个系统里。

比如这次新冠肺炎,我查看了一下最新的数据,美国有670万人感染了新冠肺炎,并且已经有20万人死亡,两个数字都是世界第一。

很多中国人不理解:为什么经济、科技如此发达的美国,会有这么多人感染新冠肺炎?

这是美国的制度体系和文化传统造成的。

因为美国的制度体系和文化传统,一直倡导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至上。这样的文明系统,注定了美国人不好管理,不愿被拘束和管制,所以新冠肺炎难以控制。

文明就是这样,每种文明系统都有其优越性,但每种文明系统也有其弊端,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文明系统,你不能只享受某种文明的“自由”却不愿承担某种文明的“奴役”。

我们发现了时间,然后我们就困在了时间这个系统里。

在没有发现时间之前,人类是相当自由的,但自从人类发现了时间,从此就成了时间的奴隶。就像美国学者布尔斯廷说的那样:没有计时工具之前,我们从不过生日,也不过什么大寿;

我们从不过情人节,也不记得结婚纪念日。

…………

但自从计时工具被发明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

我们每天得按时上班,还有了955、996工作制。

我们每年要过各种节日,每个节日还得准备礼物。

我们睡觉不再由困不困决定,而是钟表说了才算。

我们吃饭不再由饿不饿决定,而是钟表说了才算……

最后,布尔斯廷总结说:我们是不属于我们的,我们是属于时间的。

这个世界的统治者不是人类,而是时间。

世界的本质是一套算法系统,流水线上的卓别林,摩托车上的外卖员,写字楼里的程序猿,格子间里的小白领,本质上都处在同一个系统内——最大限度追求效率的系统。

自从人类开始追求效率,各种各样的系统就诞生了。

为了获得更方便的午餐,美团就诞生了;

为了追求更便捷的通讯,手机就诞生了;

为了更好的管理城市,摄像头就诞生了;

…………

我们就这样创造了一个个系统,但也被拘役一个个系统之中。

困住我们的,其实并不是电脑中的算法,而是我们追求效率的欲望。我们越是追求效率,越是创造工具,就越是被困死在一个个系统之中。

系统最可怕之处在于,他不仅会拘役我们,甚至还会引导我们自己杀死自己。

《纽约时报》发表过一篇文章——《算法赋予我们自由,还是剥夺了自由》: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创建了一套算法,这套算法被应用在监狱假释系统中,可以算出谁是假释中的“高危人员”。

一个叫盖茨的男人,就这样被算法系统标为“高危人员”。

正因为他被标为“高危人员”所以处于假释期中的他,受到了不一样的对待,大家都躲着他,大家都防着他,大家都歧视他。

正因为大家这样对待他,盖茨就被激怒了,所以打伤了别人,于是他真的变成了高危人员。

这则报道让我想起了《俄狄浦斯王》:忒拜国王拉伊俄斯去求神谕,神谕告诉他,你命中注定会死在亲生儿子手上,你的儿子还会娶你的老婆他的母亲为妻。

为避免神谕成为现实,拉伊俄斯在儿子俄狄浦斯出生后不久,就把他丢弃在了荒野。

一个牧羊人在野外发现了俄狄浦斯,将他送给没有子嗣的科任托斯国王当了儿子。

18岁那年,俄狄浦斯成年后,从神谕得知自己将杀父娶母,就害怕极了,离开了科任托斯。

在流浪的路途中,俄狄浦斯跟一个老人发生了争执,他难抑愤怒,刺死了老人,谁知道这个老人竟是微服出访的忒拜王。

俄狄浦斯就这样真的杀死了生父。

在前往忒拜的途中,俄狄浦斯遇见了狮身人面怪斯芬克斯,斯芬克斯在忒拜兴风作浪,人民想除掉它却无计可施。

还是俄狄浦斯聪明,他破解了斯芬克斯的谜语,斯芬克斯一气之下,跳下悬崖摔死了,忒拜人民就拥戴俄狄浦斯做了国王。

按照传统,俄狄浦斯娶了忒拜寡后为妻。而这个寡后,就是他的生母。

神谕所预言的,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人世间的诸多悲剧,很多都是这样被预言出来的。

当我们试图反抗和摆脱一个系统时,往往又会陷入另一个系统的控制中。

工具的发展到底带来了什么?

科技的发展到底带来了什么?

文明的发展到底带来了什么?

我们感叹工具解放了人类,我们感叹科技便捷了人类,我们感叹文明改变了人类,但真是如此吗?

如果真是如此,我们应该活得更快乐更幸福呀!

我们活得更快乐更幸福了吗?

好像并没有。我们发明了一个个系统,但又被困死在一个个系统中:我们是困在摩托车上的外卖员,我们是困在格子间里的程序猿。

我们是困在写字楼里的码字人,我们是困在富士康里的流水工,我们是困在KPI里的自媒体。

…………

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。

作者:拾遗(ID:shiyi201633)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思思网发布,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已有0次赞
相关推荐
我要评论 0条评论

    最新评论
Welcome

登录您的账号